莜人玉魂
一场梦,千行泪;十年情,永难忘。
2013-03-30  

消失的第五纪

梦行客的白夜灯塔:

 

 

“梅花死的时候,藏剑人爬上了山丘。”

 

i

惊蛰夜,风响渔人码头。

必要的荒芜中你醒来

校对航程,并收敛余生

 

(月牙早产是远行的征兆

而你爱过一个废园上的冬

知道何时返航)

 

ii

 

梅花死的时候,狼群已经离去

你寻找祖先和沙漠,钻进火丛

 

(是流水送走傩神歌曲,留下你根须茂盛

留下九三年你溺水,自由主义,目睹蓝色永恒

父亲双腿健全)

 

iv

烟碱燃烧不充分。你手背的环形疤

红并且热,凝固成恋人,凝固成

梅花死亡,诉说你俯身滑行

和大气发生的碰撞

 

你忍受偶然,如同忍受自己——

“一个戴红木面具的王子,一个没有温度的人”

 

v

梅花死的时候,你听见梅花

你落下,我也闭上双眼

只有岸边空无一物,无穷的沉默指向

无穷的白,像潮水陆续

收回

世界的中心

 

vi

(鹤望兰是梦中的意外,而

你在花间犁出细雨,一如她落下

 

那天卷积云东去,水面不温柔

姓名权在死亡以下,虚无是不可确证的白)

 

评论
热度(13)
  1. PEACH梦行客的流亡辛迪加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莜人玉魂梦行客的流亡辛迪加 转载了此文字
©莜人玉魂 | Powered by LOFTER